董運昌的吉他世界

Goodall Traditional Orchestra Model

注意,將會開啟一個新視窗 PDF列印E-mail

最近更新在 週四, 26 二月 2015 14:34 作者是 Don 週四, 26 二月 2015 00:25

什麼樣的琴是一把好琴?我從這把Goodall得到一個新的體會。

通常聽起來溫暖的聲音就會伴隨著模糊,反之,清亮的顆粒則會偏於冷硬。好琴就是將這兩個衝突的條件融為一體:既溫暖又清亮。這把OM給我的就是這樣的感受,特別是在專業的錄音室錄起來之後聆聽。

一般最常見的吉他,是我們稱為Dreadnought model的琴體(簡稱D型),體積較大,音量也大,而Orchestra Model(簡稱OM),是一種琴體較小的設計,抱起來較為舒服,同時更適合一些指彈與分散和弦的演奏。這兩種款式是鋼弦吉他的二大主流,歷史也最為悠久。

Goodall的OM宣稱具有跟D型一樣“強壯”和 “巨大”的音量,因為它內部的音柱設計,讓它的中頻和低頻更有力,又同時保有足夠的高頻。基本上這類描述都會出現在各個廠牌的官網,吹牛誰不會呢?唯獨親身彈過,親耳聽過是騙不了人的,沒錯,它音量是夠大,但我不覺得那很重要,重要的是我前面說的:它既溫暖又清亮,這個很難。

它的另一個特色是,彷彿有天然的空間殘響(reverb)。在錄音室錄下來聽,不用外掛效果,就聽它原聲,會覺得像是掛了reverb一樣 ,一種極其自然的美,這也是我在別的琴上找不到的。也難怪它的官網吹說Goodall如同鋼琴界的史坦威,提琴界的史特拉底瓦里...

老實說,剛拿到的時候只覺得它是我喜歡的那種聲音,並不覺得它好到像它的價格一樣。經過一、二個月的彈奏並使用電子按摩器的震盪,首次錄音就給了我極大的震撼,原來,我早該認識它了...

 

 

指彈吉他經典

注意,將會開啟一個新視窗 PDF列印E-mail

最近更新在 週日, 28 九月 2014 16:07 作者是 Don 週三, 10 九月 2014 13:01

 

不知你有沒有這樣的經驗:在親戚好友的聚會或隨機場合被要求彈奏一曲的時候,竟然找不到一首可以觸動大家共同情感的歌?對於K遍天下指彈名曲,立志成為演奏好手的你,是否會因此尷尬或遺憾?

 

我一直把吉他演奏放在很嚴峻的位置去看待。不是技巧好、難度高、掌聲大就了事,它必須能構成傳統,必須成為文化的一部份,否則這一代人演完聽完,下一代又得從頭開始,那就像野草,永遠無法長成大樹,往下扎根、向上發展。

 

要能長久彈下去,個人堅持不懈和執著癡迷固然重要,但演奏的內容和本地文化的根性連結是否夠深,這個社會性因素也不容忽略,否則不用幾年工夫就被邊緣化了。某些學院派人士也許有著堅實的歐美文化底蘊可以依靠,但時間拉長來看,幾十年甚至百年傳承能否持續,還是要靠母文化的養分來供應。這並不是說舶來文化不重要,實際上恰恰相反,我們喜愛吉他正是因為它的異國情調,而這異國因素若是可以巧妙融入於我們原本熟悉的一切,驚喜就出現了,文化也就邁進了。

 

1999年我在SONY發行過一張「那年我們彈吉他」專輯,裡面演奏的老歌都是我的恩師林慧哲精心改編的,那些曲子放在任何時代任何場合都經得起考驗,多年以來一直深受吉他手喜愛並學習之。十幾年過去了,在我步入中年,對吉他演奏隨著年齡增長總算有些體悟之後,有幸能像當年老師那樣,編出一些言之有物的東西和大家分享,這真是老天對我的厚愛!

 

多年的教學經驗也對我的編寫內容產生重大影響。 教什麼? 怎麼教?學了以後能幹嘛?這些問題一直糾纏著我。有些學生要求不能太難,又要有速效,又能嚇唬人,那多難叫做難?多厲害叫做有成果?頭痛的我忽然有一天只想把我會的、能教的通通寫出來,大致上就是現在看到的這本書。當然編寫的過程並不是很輕鬆的,要考慮選曲、大眾歡迎程度和演奏難易度、風格、手法等等,花了許多時間。

 

最後必須交代一下,前面我所謂的舶來文化和傳統等問題與本書的關連性 。我所使用的編曲概念一部份是承襲美國的傳奇吉他大師Chet AtkinsFinger PickingAlternative Bass的手法,一部份是林慧哲恩師對我的影響,又一部份是日本指彈吉他教父中川砂人給我的啟發,再加上自己從事唱片編曲製作多年的一些經驗與靈感。

 

每個人都有他一生最困惑的事,與必須完成的事。從青少年開始我就一直想把吉他彈好,但自始至終我還是不知道吉他彈得好能幹嘛?我只是一直在彈….